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综合其他 > 任务失败后我死遁了 > 第 1 章

头顶的白炽灯明晃晃照下来,鼻间充斥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。

度念挽起袖子,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手腕,垂眼看着医生在缝了针的地方包上纱布。

一道蜿蜒的缝针疤痕从掌心延伸到手腕上方,在细腻肌肤的衬托下,显得有些狰狞可怖。

“行了。”固定好纱布后,伍舟收回手,“伤口注意不要碰水,按时换药,小心感染。”

“谢谢。”度念用手指碰了碰纱布,麻醉药效还没过,按下去也没有什么感觉。

伍舟把桌面上的纱布和剪刀收起来,关上抽屉,看向度念的眼神有些复杂:“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弄的?”

虽然度念告诉他这是切菜的时候割到的,可他不是傻子。这样深的伤口,除非是把手当成菜切了,不然不可能割成这样。

度念收回按在纱布上的手,抬头朝他眨了下眼睛:“真的是切菜的时候弄的。”

伍舟知道他不愿意说,只好不再问下去。

他看了眼墙上的钟,现在已经到了他下班的时间,便锁好抽屉站起身,边脱下身上的白大褂边问:“一起去吃饭吗?你那个……”

他原本想用“对象”这个词,可突然想起度念以前跟他澄清过那不是他对象,而是……

“金主。”度念帮他接上他难以启齿的两个字。

“嗯,他过来接你吗?”伍舟把那个称呼含糊过去。

度念把袖子放下,又往下扯了扯,还是只能遮住手腕部分的纱布。

“不来。”

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回答,但伍舟还是顿了一下,才接着说:“走吧,我请客。”

两人一起走出医院,路上遇见了几个小护士,她们看到度念都红了脸,小声地跟他打了个招呼。

度念来医院找过几次伍舟,跟护士们也算面熟,微笑着朝她们点了点头。

两人一路无言走到马路上。

伍舟手揣在外套口袋里,转头朝表情淡然的度念看了好几眼,终于没忍住问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断了?”

他难得没有绕弯子,而是直接问出了口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度念手上的伤跟他那个“金主”有关。

其实他只见过度念的对象一次,这样猜测或许有些不礼貌,但那一次见面实在没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。

伍舟还记得那次见到那个男人,也是在医院里。

那段时间度念说想跟他学点基础的医疗知识,所以每天等他下班后,都会来办公室找他,结束后再一起去吃晚饭。

教了还没几天,一个男人就找上了门。

那个男人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时,室内的温度似乎都骤降了几度,他被男人不带一点温度的视线扫过,后背很快就被冷汗打湿了一片。

因为太过紧张,他也不记得那时男人跟度念说了什么,只记得度念很快被男人带走了。

第二天度念就打电话跟他道了歉,只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度念都没有再联系他。

即使伍舟不认识那个男人,也能从男人身上的气质看出他的身份不简单。待在这样的人身边,不可能有人敢对度念下手,所以他猜测度念手上那个伤口,多半跟那个男人有关。

就算跟那个男人无关,他也不希望看度念一直在那个男人身上耗下去。像度念这样好的条件,正正经经找个人谈恋爱多好。

听到伍舟的问题,度念一时没有回答,只是望着马路对面的红绿灯倒计时。

等信号灯变成绿色,才扯了扯唇角,像是在笑:“快了。”

伍舟皱了下眉,下意识觉得度念是在应付他,还想再说些什么,度念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简单的对话之后,度念挂断电话,看向伍舟:“他助理叫我过去一趟。”

伍舟早就习惯度念被那个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,当即挥了挥手,作出嫌弃的样子:“行了,去吧去吧。”

他知道度念向来把那个人放在首位,不可能拒绝那个人的要求。

虽然表面上嫌弃,但伍舟还是陪着度念在路边等接他的车子过来,边等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说话间,一辆车子在两人前面停下。

度念跟伍舟告别,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车子里面空间很大,他一眼看到后座上放的一套礼服,还有配套的领结和袖扣。

副驾驶座上的人回过头,语气谨慎:“度先生,傅总让您等会跟他去参加一个晚宴,时间紧迫,麻烦您在车上换好衣服。”

说完,就把车上的隔板升了起来。

度念对这样的事习以为常,他动作熟练地解开扣子,脱下身上的衣服,露出骨肉匀停的身材,皮肤白玉似的晃眼。

车子上的暖气不算足,裸.露的皮肤刚接触到空气,就打了个寒颤。他加快动作,换上了那套礼服。

礼服十分适合他,只是手上包扎的纱布有点突兀,跟礼服一点也不搭。

麻醉的药效已经过去,伤口又痛又痒,他伸手在纱布上按了按,痛感让他整个人清醒了不少。

车子停在公司门口,度念透过车窗,看到了傅枭坐的那辆车停在前面。

他低头盯着手上的纱布看了会,直到后座的车门被人拉开,他才收回视线,下车朝傅枭的车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