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综合其他 > 任务失败后我死遁了 > 第 17 章

高级病房。

病床上的男人眼睛紧闭,英挺的眉紧紧锁着,薄唇间反复呢喃着两个字,似乎是陷入了什么不安的梦境。

突然,他嘴里喊了一声“度念”,然后猛地睁开了眼。

映入眼帘的环境十分陌生。

傅枭眯眼看了一下四周,从床上坐起来,头痛欲裂。

他刚从一场恐怖的梦境中醒来,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他梦到度念为了离开他,决绝地从天台跳下,像断了翼的蝴蝶一样直直往下坠去。

傅枭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。

以前即使是做梦,梦里也是刀光血影、争名夺利,而不是像刚才那样真实到让他心惊的场景。

傅枭手心里全是汗,他闭了闭眼,用微哑的声音喊了一声:“度念。”

声音消散在空气中,等了一会,也没有人像往常一样温柔地回应他。

傅枭的喉结上下动了动,心里的不安放大。

他从病床上下来,在病房里看了一圈,又喊了一声:“度念?”

这回,病房的门终于被打开。

傅枭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
他知道度念不在病房的话,一定就守在病房外面,反正不可能离他太远。

“你……”傅枭神色放松,看向门口,视线却在见到来人时凝固。

萧如年眼睛微红,喊了他一声:“傅哥。”

“度念呢?”傅枭紧紧盯着他,往前走了几步。

萧如年被他的神色吓到,连连后退了几步,颤着声音告诉他:“傅哥,度念哥他已经死了,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?”

死了?

傅枭身形顿住,眼底升上怒火。度念明明昨天还睡在他怀里,怎么可能死了?

他脸色阴沉,眼神森冷地看着萧如年:“你再敢乱说一句,我撕了你的嘴。”

萧如年嘴唇颤了颤,又往后退了几步,不敢再说话。

他没想到傅枭醒来后会忘记了那晚的事,就像是自我保护一样,把度念死了的事实臆想成是一场梦。

但度念确确实实已经死了。

带着一堆永远不会再暴露于世的秘密死了。

萧如年虽然害怕傅枭现在的样子,但心里还是升上一些窃喜。他擦了擦眼角挤出来的眼泪,柔声说:“傅哥,我去叫医生来吧。”

刚想转身出去,傅枭已经越过他,一阵风似的离开了病房。

外面有几个手下守在病房门口,看见傅枭出来,都想要拦住他的脚步:“傅总,您身体还没恢复,要等医生过来……”

傅枭抓住其中一人的领口,狠狠地抵在了墙上:“度念呢?他怎么不在?”

手下嘴唇嚅动了几下,沉默下来。

“说话!”傅枭低吼了一声,额角青筋暴起。

一阵沉默后,有人咽了下口水,大着胆子告诉他:“傅总,度先生他已经去世了。”

傅枭松开了那人的领口,森冷的眼神在他们每个人脸上扫过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睡了一觉醒来,每个人都在告诉他度念死了,还露出那样一副悲痛的表情。

难道是度念想离开他身边,所以串通了这些人,骗他说度念已经死了?

傅枭转身朝电梯走去。

等他把度念找回来,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。

手下从后面追了上来,想要拦住他的脚步,被他毫不留情地踹到一边。

萧如年也从病房里追了出来,他手里捏着一张纸,伸到傅枭面前:“傅哥,你看这个。”

傅枭按下电梯,冷冷地瞥了一眼那张纸,没有接过来的意思。

萧如年咬了咬唇,说:“这是度念哥的死亡报告。”

傅枭猛然回过头,抢过他手里的纸,低头逐字逐句看下去。

看完最后一个字,他攥紧了手里的纸,眼前一阵发黑。

“傅总,这是从度先生身上取下来的东西。”手下递给他一个透明的密封袋。

傅枭接过那个密封袋,看着里面的手链,头疼得快要裂开。

他眼前出现度念站在天台的栏杆前,被寒风吹得摇摇欲坠,却还低头戴上手链的样子。

戴好手链后,度念就翻过了栏杆,毫不迟疑地跳了下去。他冲过去,却只抓到了一截绳索。

那不是梦。

他骤然想起那晚在雪地中,度念在他怀中逐渐僵硬的身体,和感觉不到的心跳。

度念最后还是成功离开了他,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。

傅枭把手链握紧,手链几乎要嵌入肉里,几滴血从指缝溢出。他推开挡在他前面的人,朝楼梯冲去。

他要去找度念。

医生从电梯上来,看见这一幕,当即让那几个手下按住傅枭。

傅枭刚醒过来,力气却奇大无比,几个虎背熊腰的男人都差点没拦住他,被带着往前踉跄了几步。

“滚!”傅枭眼底赤红,神情几近癫狂,一脚踢翻了离他最近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