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trl+D收藏泡泡中文
泡泡中文Paozw.com
泡泡中文 > 综合其他 > 星火 > 第444章 火箭回收失败

第444章 火箭回收失败

第444章 火箭回收失败

有关马斯克遇袭的新闻确实造成了巨大的舆论反应,他被当成了某种大型阴谋的牺牲品看待,但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一次,没有人怀疑到华夏的头上。

原因很明显,华夏确实可以从中获利,但绝对不可能是获利最大的一方。

与其怀疑华夏,倒不如去怀疑SpaceX内部高层管理人员、或者是那些因为马斯克的身亡、因为SpaceX的动荡,有机会拿到更多市场份额、拿到更多利益的其他美国商业火箭公司。

远的不说,光是blue origin,在近期都还跟SpaceX、甚至是跟马斯克有过直接冲突。

毕竟,两家公司同样选择了火箭回收的大方向,而SpaceX走得更快,与此同时,blue origin的总裁艾尔登又多次在公开渠道指责艾隆马斯克“偷走”了BO的火箭回收技术、指责他是一个道德败坏、靠金融欺诈和恶意收购起家的市场毒瘤

本来这并不算什么,毕竟在商场上,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的相对“个体化”的商场上,公司的管理人之间互相攻击几句,根本算不了什么大事。

但坏就坏在,经过FBI调查后发现,艾尔登所说的事真的.

BO和SpaceX之间确实涉及了一起商业间谍案,时间是5年之前,这起案件甚至已经被立案,提交到FBI处理了。

但最终,案件被压了下去,档案也被篡改,时任负责人在处理完案件后不久,就迅速调往其他部门任职,现在都已经退休了

至于是谁、或者说是哪个部门在中间施压,答案不言而喻。

不过,这一点已经没有人关心了,对于正在调查案件的探员而言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个,那就是:以最快的速度,找出杀害马斯克的凶手,找出背后支持他的组织,并且把这个组织一网打尽。

一定要快。

否则,问题将不仅仅是“法律的尊严”、“市场的稳定”那么简单。

艾尔登回答道。

“我们也认为不是他,调查只是例行公事罢了算了,回去继续排查吧,如果有线索,希望我们能互通有无。”

“最好的炮灰。”

“没错,就是炮灰。”

JSOC的提问方式非常艺术,他并不指望从艾尔登的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,他只想把事件的性质在艾尔登身上锚定下来。

理论上说,这种场面是不可能有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参与的,毕竟他们的活动范围主要是海外。

“一切正常,看来这次,我们不会被砍倒了”

在9分钟之前,阿尔忒弥斯二号已经完成了发射,而猎鹰-9号火箭也已经进入到了发射回收流程中。

随后,一旁的JSOC抢先开口道:

听到艾尔登的话,FBI探员微微点了点头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道:

“这绝对是kbzy袭击,事实上,我从来就不认为这是什么因为商业利益导致的‘暗杀’,动手的人针对的事整个行业、整个市场.”

针对艾尔登的非正式询问很快就结束了,走出大门外,JSOC第一个做出了判断。

综合来讲,陆地回收的成本,接近海上回收的两倍。

“这次回收能成功吗?”

所以,艾尔登不可能不配合-——他不敢。

但SpaceX不得不这么做。

回答他的是一名戴着墨镜的男人,他的眼睛始终紧紧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天空,而事实上,这也是他从不摘下墨镜的原因。

“我没有太多仇人,也不打算向谁复仇,但我必须要保证,如果有一天自己因为某些可笑的原因,成为某些人复仇的对象之后,能在他们的行动中活下来。”

墨镜男叹了口气。

“但这其实并不是重点,像你这样的身份,本来也不可能亲自动手去杀人。”

“软着陆!”

“第一次在海面上实现软着陆,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,哪怕后续我们再失败,也不至于那么被动了”

信息来自各自的不同渠道,但他们仅仅是对视一眼,便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“无论是在实力上,还是在合同执行难度上,他们都比不上美国本土的PMC。”

“重点是,我们调取了你的所有通话记录,发现在近段时间,伱与Ukraine某个个人防务公司存在频繁接触,并且还与他们签订了为期3年的安保合约。”

“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冲击力,甚至不亚于一次911。”

“锁定装置没启动!!”

而随着火箭距离驳船越来越近,火箭的姿态也逐渐从小角度平飞转为了大角度降落。

“我先打断一下,针对马斯克的行动是kbzy袭击,这一点你是否认同?”

一切都井然有序地顺利进行着,就连刚刚表现得极为悲观的墨镜男都松了口气。

基于这一点,FBI、USSS、甚至连JSOC都参与其中,迅速找上了艾尔登。

“一方面,我需要的不是PMC,不是所谓的私人武装,而是能对我进行贴身保护的个人防卫服务,所以火力、实力都不是我判断的标准。”

“对。”

“在车程,他们的12名雇员为了保护要员全部阵亡,甚至放弃了开枪还击的机会——这才是我要的保镖。”

“你们调查我,这可以理解,但我想说的是,我没有必要、也没有可能去杀了他,最好还是把重点转移到其他方向上,尽快找出凶手,解决这个问题”

这种方向对燃料的消耗极大,为了实现稳定回收,助推器还必须使用三台梅林1D发动机进行约40秒的点火操作,这至少需要额外消耗25-35吨推进剂。

“你在说什么??我们刚才已经完成自检了!”

“我们是一面注定会被砍倒的旗.所以,其实哪怕埃隆死了,也还不够。”

“实际上,在马斯克遇袭之前,我就已经有这种感觉了。”

这就像是一个半圆形的弧线,而弧线的末端,将会正正好好地与驳船降落平台的垂线相切。

这样一来,如果后续真的查到他跟袭击有关,那么官方就可以用最定格的权限来处理了。

“而Ukraine的这家公司,他们恰好有丰富的经验,和足以说服我的成功案例。”

“后退一海里!”

“正常来说,这次的回收与上次范登堡基地的陆地回收不会有任何区别,只不过着陆区小了一些而已。”

雨衣男立刻拿起了对讲机,他是现场指挥,但实际,真正的决策者,是墨镜男。

墨镜男终于低下了头,他伸手摘下墨镜,露出一张消瘦的脸和深陷的眼窝。

于是,在他的办公室里,一次非正式的调查首先启动了。

SpaceX的处境已经极为艰难了哪怕不是为了实现马斯克的“遗愿”,他们也必须要冒这个险。

墨镜男高兴地说道。

“看看金融市场吧我们都已经快崩溃了。”